八哥網
動作片 | 喜劇片 | 愛情片 | 科幻片 | 恐怖片 | 劇情片 | 戰爭片 | 人文片 | 國產劇 | 香港劇 | 臺灣劇 | 韓國劇 | 印泰劇 | 歐美劇 | 海外劇 | 日本劇 |

許亞軍:《人民的名義》讓我經歷了另外一個人生

作者:資訊嬌   日期:2017-04-28

簡述:“塑造這個人物時,享受和掙扎讓我糾結在一起,就像經歷了另外一個人生。”日前,許亞軍做客由王江月主持的訪談節目《星月私房話》,談及他在《人民的名義》中飾演的祁同偉一角時如是感慨。在昨天播出的劇集中,祁同偉飲彈落幕,這引發了諸多觀眾的感慨和討論。隨即,“祁同偉”躋..

而說這一番話的許亞軍也是一種特別-的景致。

“塑造這個人物時,享受和掙扎讓我糾結在一起,就像經歷了另外一個人生。”日前,許亞軍做客由王江月主持...的訪談節目《星月私房話》,談及他在《人民,的名義》中飾演,的祁同偉一角時如是感慨。

在昨天播出,的劇集中,祁同偉飲彈落幕,這引發了諸多觀眾...的感慨和討論。隨即,“祁同偉”躋身微博熱搜第一。“哪怕搭上我自己-的性命,我也要勝天女婿!”祁同偉對高小琴說過...的這一句話,似乎是他對自己結局...的最好注腳。

在《星月私房話》節目中,許亞軍表現,拍完這場戲最深...的感慨就是“悲愴”。他說,后來配音時再度看到這場戲,一下子又重新進入到了這個人物-的內心世界……

昨晚,許亞軍在微博寫道:發個句號是要躲避祁同偉,發新片子劇照是要覆蓋祁同偉。但,失敗。職業演員完成工作后必需要迅速從角色,的世界抽離出來,我太業余了。

《人民,的名義》戲骨云集

暗下決心不能落伍

在《人民...的名義》播出過程中,人人對許亞軍-的關注度越來越高,各種評價也很多。有因為他演得太好,而把他和祁同偉劃等號-的;也有說許亞軍太帥了,即使祁同偉再壞也恨不起來...的;還有對祁同偉表現同情-的……

有評論稱,《人民...的名義》中寫得最豐富最有戲劇性...的人物就是祁同偉,而這也是這個角色最初吸引許亞軍...的所在。錄制《星月私房話》時他坦言,剛收到《人民-的名義》邀約時,還曾想過拒絕,因為在他以往...的認知中,這類題材-的作品都有些概念化、模式化,人物上不著天、下不著地,然則在看完周梅森-的劇本后,他被吸引了。

“這里面-的人物跟我以往看到,的同類題材里邊...的人物完全分歧,周梅森老師寫得細致入微,祁同偉在這個劇本里非常完整,他會讓觀眾看清楚一個人是如何從一個風華正茂...的大學生,釀成一個戰斗英雄,再逐漸走向貪污腐敗-的。他,的命運有著很強,的因果關系和必定性。”在對人物-的深刻理解之下,許亞軍這么跟王江月分析道。

他直言,在演這個人物,的過程中心態很復雜:既有創作過程-的過癮和享受,也深深體會到這個人物-的掙扎和悲愴。

除了祁同偉這個人設帶給許亞軍-的吸引力,還有一個吸引力是這個戲匯合了眾多戲骨級,的演員。在許亞軍看來,這些演員選得和人物很貼近,特別契合。同時他們每個人都有很強-的角色塑造能力,“我們在一起工作...的時候,你會感覺到,每一個人都是有備而來,的。”

《人民,的名義》中有許多開會...的戲,通常這樣-的戲比擬枯燥,借助...的手段不多,能演出彩兒不容易。而許亞軍在節目中透露,第一天拍攝就是開會戲。那場戲許亞軍幾乎沒什么臺詞,就是看著吳剛他們幾個人,“正好趁著這個機會,我可以看看我,的這些合作伙伴們到底是怎么準備這些人物,怎么理解這個劇本...的。”他一方面驚詫于這些同行們...的用心,一方面暗下決心,一定要努力做好,起碼在人物,的理解塑造上面,不能夠落伍。

許亞軍很享受這種高手過招,的快感,“你有來言,我有去語,你對人物...的理解會給對方很大,的刺激和提升,跟他們在一起合作會覺得非常舒服,他們給予你...的一切,都那么得準確!那么獲得位!那么得鮮亮!即使是一些枯燥...的語言,從張豐毅、吳剛他們嘴里講出來都特別紛歧樣,那種生動,那種充斥了激情,讓你覺得一點兒都不死板。”如今,跟王江月聊起與這些演員合作,的感受,許亞軍仍難掩興奮。

戲里,許亞軍和飾演省委副書記高育良-的張志堅敵手戲最多,合作...的過程中也經常有火花和靈感碰撞。沒有任何猶豫,他下一秒就給王江月舉了一個例子。

“你好比說有兩場戲是我們下車,一邊談工作,一邊往他家里走,然后站在客廳里,他交代一些問題,拍第二場時我說,志堅,咱倆能不能把這場戲改一下,不要在走廊這兒說,也不要在下車這會兒說,我們直接把它改抵家里...的一個吧臺那兒。因為戲里我跟他-的關系不僅是上下級,也是師生關系,只有兩人非常熟絡,能力以半個主人,的身份給他泡茶,操作這些。”

雖然拍戲30多年,許亞軍依舊能享受到演一場好戲帶來-的快感。“這場戲拍完就覺得特別生活,特別流暢。因為生活...的戲,一定要像山澗泉水一樣,有起伏跌蕩放誕,也有舒緩平和,這樣-的表演才足夠舒服、自然,讓人不覺得虛假。”許亞軍對王江月說。

還有一場戲,許亞軍自己加-的一句臺詞獲得了導演...的大加觀賞。戲里,他跟高育良發著牢騷,分析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從一個戰斗英雄淪落至今。開拍前,他一個人喝了小半瓶威士忌,用他自己...的話說就是“一下子激動-的勁兒就上來了”。

“英雄是什么,英雄其實就是工具”,下意識里,許亞軍將這句詞脫口而出。“如果沒有對這個人物...的充足理解,這種臺詞是說不出來-的,這實際上也是他對自個兒人生-的理解和認識,在別人眼里,所謂...的一級戰斗英雄,僅僅是一個工具罷了。”節目中,許亞軍這樣分析道。

據許亞軍介紹,在這個戲骨云集,的劇組,每天早上都有圍讀劇本-的例行功課,人人會各自論述下對角色-的理解和對劇本,的理解。

“當演員充斥了激情去做一件事情時,最后出來...的效果非常有可能超越預期,這個會讓你覺得大叫過癮。我們整個攝制組,的關系太好了,彼此間-的溝通,甚至是氣息都邑影響到我,沒我戲,的時候,我也情愿到現場去,看看別人演戲,就能夠偷學到很多器械。”

許亞軍告訴王江月,也因為這樣,他在殺青時有一種特其余留戀。“塑造這個人物時,享受和掙扎相互交錯,就像經歷了另外一個人生。”

讓他印象最深,的是,有一次拍完戲去劇組補配音。“其實只是補幾個氣息,他們把整場戲都給我放了一遍,播到最后一場戲,直升機來了,特種兵也來了,所有-的槍都指著我,我跟陸毅有一段對白,一下子我就又重新進入到這個人物-的內心世界,其時對他最強烈,的感慨就是‘悲愴’。”

拍完《守婚如玉》后告誡自己

一定不要有外遇

到目前為止,許亞軍已經拍了近60部影視劇,留下了許多經典-的作品,近些年,他接拍,的生活劇比擬多,像《李春天...的春天》、《守婚如玉》、《大好時光》《太太萬歲》等都非常受歡迎。

“這個階段接戲-的原則是什么?”王江月問。

“有兩類吧。”許亞軍說,“一類是徹底上不著天下不著地,“也許寫...的是火星上...的事,你情愿怎么演你就怎么演,你演出來...的火星是什么樣,觀眾心里邊...的火星就是那個樣子。還有一種就是特別貼近生活-的,所謂...的貼近生活,并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那種,而是特別貼近生活,同時極為另類...的。”許亞軍特意強調了一下。

拍完《守婚如玉》以后,許亞軍緊接著又拍了《太太萬歲》,雖然都是家庭戲,兩個人物似乎也有雷同...的處所,但在許亞軍...的心里,他們生活,的世界和對人生...的理解是完全分歧...的。

拍《太太萬歲》時,有一場戲許亞軍印象特別深,戲里面,的情況是他與閆妮飾演...的妻子已經離婚了,回抵家里,倆人對坐喝紅酒,突然想起小時候玩-的豁拳游戲“兩只小蜜蜂”,猜對就親一下你,猜紕謬就啪啪打嘴巴。

“導演特別希望我們倆一直親下去,不打嘴巴,怪了!那天親著親著,這游戲就進行不下去了,突然倆人就都停止了,因為他們原本是那么恩愛,的一對夫妻,最后分開了,然后我們倆人就互相看著,這中間我拿手去摸了一下她-的臉,閆妮馬上就瓦解了,眼淚嘩就下來了,然后就起身離開了,我也一樣瓦解了,操縱不住地發抖。”

這段即興表演-的勝利,源于雙方都是有過一定生活經歷-的人,-的...的確確,許亞軍繼續說道:“我們都有過失敗-的婚姻,后來閆妮跟我說,她先生跟她分手時跟剛剛我在戲里摸她-的動作一模一樣,我手一伸過去,她說一下子就想到其時-的畫面了,真-的操縱不住,必需得起來,找一個旮旯自己落淚去。”

許亞軍坦言,演過...的每一個角色對他都似一面鏡子——看到自己-的優點,也能放大自己-的缺點。

“拍完《守婚如玉》回抵家,我就一直想,一定要對太太更好一點,一定不要有外遇,否則太掙扎,太糾結,會死...的;而拍完《太太萬歲》以后又有另外一種啟發,夫妻之間,不管誰對誰錯,我先錯。”

所以他也會跟太太半開玩笑地說:“我最近有進步啊,她說你有什么進步啊,我說認錯特別快,先不管我真-的對了錯了,也不管我心里是不是認為我錯了,但我嘴上一定要認錯。”許亞軍在節目現場學著其時,的語氣。

所以每演一個角色,帶給他...的收獲不僅是表演上,也是一個自我審視、照鏡子,的過程。“就是你在那個人物靈魂里面生活過一段時間以后,有些器械可取,的,就汲取過來,讓自己在生活中間,也有更多,的光彩,督促你在生活中間,一定不要犯那樣...的不對。”

《星月私房話》錄制中,王江月記起上次采訪許亞軍時,他也提過兩部戲有照鏡子-的感覺,一部是《空鏡子》,另一部是他最喜歡...的《一年又一年》。

“陳煥那個角色內心世界非常干凈非常純潔,戲拍完以后,我,的生活就像被一層濾紙濾過了,渣子都不在了,永遠都是一杯很干凈,的咖啡,對我自個兒,的人生走向都有很大-的贊助。”

40年同學情,我們在一起發育

又在一起渡過了更年期

許亞軍是北京人,8歲拍攝了第一部電視劇,1986年,許亞軍與宋丹丹主演了電視劇《尋找回來,的世界》,他飾演,的叛逆少年伯爵,不僅讓他獲得了許多獎項,也贏得了越來越多人-的喜歡和青睞,算是第一代偶像。如果用現在,的話說,他就是小鮮肉...的開山祖師。

其時有記者采訪他,問他是怎么把這個人物理解得那么深,許亞軍-的回答很耿直:“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怎么去理解這個人物,只是看完小說以后特別喜歡這個戲,第一感覺就是這個人物我一定要演,這個人就是我,我就是他。”

這部戲火了,戲中伯爵喇叭褲、長頭發...的造型一度受到很多人...的追隨,隨之而來...的還有大批媒體-的采訪和瘋狂粉絲,的“圍追切斷”,這一切都讓許亞軍始料未及。

“突然各種榮譽、鮮花和贊美之詞都來了,我一下子就懵了,大批-的記者來采訪,都不知道該說什么,也沒有人教你,也不懂怎么去面對喜歡你...的影迷,唯一...的方法就是把自己藏起來,外邊一有記者采訪,我就說上茅廁呢。”

許亞軍告訴王江月,他也有點沾沾自喜,大街上有人叫伯爵時,他還假裝特別客氣,然則心里邊可臭美了,然后自行車騎得飛快,就覺得腳下有各種各樣...的力量。

時間長了,他也挺煎熬,的,開始反問自己,自身到底有若干積淀能夠配得上這些榮譽和贊美?

“可能真...的很少很少,其實為什么我懼怕采訪,就是因為我內心是很空...的,你不知道該用什么去跟別人溝通、交談。”

雖然這部戲過去了30年,但每每提起許亞軍,人人都邑說起這部戲,這也讓他由衷地感謝喜歡他,的影迷,感謝這部戲...的作者、導演等整個創作班組,“沒有那部戲,肯定沒有我-的今天,我也不會從一個迷茫...的男孩,釀成一個相對成熟-的男人,更不會開始思考接下來-的人生該怎么走。”

時間倒回1976年,就在主演《尋找回來-的世界》,的十年前,12歲...的許亞軍剛剛考上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兒童劇演員班,到今天整整40年。

在40周年紀念日,的時候,他們班有了一次規模比擬大-的聚會,其時許亞軍在微博里發了許多聚會-的合影,及當初在中戲上學時-的照片。

“誰說你們班顏值擔負是蔡國慶?”看到這張1980年-的卒業照后,王江月笑著說。

“小蔡那會兒還沒有長開呢,他在我們班最小,我們老說他是帶著奶味來-的,是我們-的小瑰寶疙瘩,所以欺負誰都行,不能欺負我們蔡國慶。”許亞軍指著照片上-的蔡國慶說。

那一年,許亞軍16歲,眉宇間有一種伯爵身上能看到-的桀驁不馴。王江月問他其時班上有沒有女同學追他,他哈哈大笑起來,“我那時在班里不顯山不露水,也沒有什么特長。后來聚會時聽他們說是后來才注意到班里有一個叫許亞軍,的,就覺得這個男孩子長開了長大了,釀成男人了。其時我們這幫小孩是不入女生們-的高眼...的,他們關注,的是比我們大一些,的男孩。”

許亞軍至今還記得開學那天...的彼情彼景,那天天氣特別好,晴空萬里。節目中,他回憶起那天-的場景,“2月25號報到,我老爸拎著他早年在四川萬縣買...的皮箱以及給我新買,的被褥臉盆兒等等送我去報到,坐二路汽車從廣安門站到棉花胡同。”

許亞軍說,這一天會永遠烙印在他...的記憶中,“因為你...的人生完全轉變了,從一個在一般化學校里上學,的小毛孩兒,突然進到了中國戲劇類院校最高學府里面去,那種心態心境,是永遠弗成勝數磨滅,的。”

卒業對他來說也同樣難以忘懷。從十二三歲起就到了中戲,許亞軍...的整個青春期都是在中戲里渡過,的,四年學業卒業后,新處所是什么樣...的,完全未知。

“我們這幫孩子都分到中國兒藝,然則因為住...的處所還沒準備好,所以全都放假回家,三個月后再回來,我真,的不情愿回家,就跟我另外一個北京-的同學留下來看同學們...的行李,學校有圖書館,我們倆在那兒看行李,還可以看書,其實就是骨子里不情愿離開學校,就像嬰兒要跟母親分離一樣焦慮。”

許亞軍所在...的班級同學感情特別好,卒業之后每年都邑有一次相聚,從學校到劇院,一直到今天,他們都在一起,現在都還在一個劇院,友情和緣分從十二三歲,一直到今天。

“所以為什么我說這四年,對我們真-的是紛歧樣,它不像有些人,大學卒業以后各奔器械。”

40年過去了,看著同學們年齡和閱歷都在增長,臉上也有了歲月,的痕跡,但跟同學們一起聊天,許亞軍發明人人-的心都沒有變。

“只要我們班同學誰有什么事情需要協助,一句話就可以,有能力...的出能力,有力量-的出力量,哪怕給你站在旁邊站腳助威,我們經常開玩笑說,我們在一起發育,我們又在一起渡過了更年期。”

時光荏苒,總是讓人特別感慨,王江月問許亞軍:“如果讓你與40年前剛考入中戲-的自己隔空對話,會說什么?”他略有尋思,說:“孩子們,珍惜你們...的每一天,希望你們用心去把老師教給你們所有...的器械,記在心里,今后會對你們有莫大-的贊助。”

幸福著一家四口...的幸福

每天-的開始都是充斥陽光-的

許亞軍有過四段婚姻,在與何晴...的第三段婚姻中,他有了現在16歲,的大兒子仔仔。他與現任妻子張澍因拍戲相識,因高爾夫結緣,2010年,小兒子團團出身。

一般青春期-的孩子都有些叛逆,但許亞軍覺得自己跟大兒子-的溝通還比擬和諧。

許亞軍說,仔仔經常會問他對一些事情,的看法,這時他一般不會把自己...的意見強加給他,希望他有自力,的思考。而當孩子做錯時,他也不急于糾錯,反而會撫慰他,“爸爸16歲-的時候,可能比你還過分,然則很正常,不要怕。”

因為在許亞軍看來,人一定要自己去經歷,才會有切身,的感受,說教只能起到一定,的輔助和疏導作用,起不了決定性-的作用,“如果真能起決定性作用,那世界上90%都是偉人。”

曾經有一次,他接兒子放學,車開到一半,兒子提出找個處所聊聊,于是兩個多小時內,他們一起從人生理想聊到未來規劃,“那年他15歲,我那天超等開心,因為我覺得和兒子之間沒有那堵墻,也沒有那么深-的代溝”。節目中回憶起這次聊天,許亞軍依舊很開心。

說著,許亞軍拿出手機,讓王江月看仔仔,的照片,臉上-的笑容不加掩飾。仔仔現在讀高二,1米82,非常帥氣。“我倆兒子是我,的驕傲。”他不無“炫耀”道。

問及許亞軍仔仔...的個性像他嗎?他回答說憂郁-的一面像,他小時候就挺憂郁...的。

“仔仔很小...的時候,你跟他媽媽就分開了,你覺得這對他...的個性有影響嗎?”王江月問。

許亞軍略有沉吟,坦言:“上幼兒園...的時候,仔仔還不懂離婚是怎么回事,只是問‘為什么我有好幾個家’?”許亞軍這么解釋:“因為爸爸媽媽愛你啊,所以給你準備了好幾個家。”

慢慢兒子長大了,知道離婚這個事了,便又追問他“為什么跟媽媽分開”?許亞軍依舊很耐心地回答:“可能是爸爸欠好,讓媽媽不開心,仔仔,你愛你-的媽媽嗎?你希望你媽媽開心嗎?爸爸和媽媽分開,就是希望媽媽能夠更幸福快樂。”

現在有一種現象,父母離婚了,但怕影響孩子,就隱瞞了離婚...的事實。對此,許亞軍選擇告訴孩子真相。“實話實說,不要騙他,不要給他很多推測...的器械。”

在這樣...的引導下,大兒子并沒有因為爸爸媽媽...的分開而缺少任何一份愛,所以,不管是在與張澍,的相處中,還是與弟弟團團...的相處中,都很自然和諧。

“沒結婚之前,他都叫張澍阿姨,然則從結婚那天開始他自己改口叫澍媽媽,一直到今天,沒有任何人教他,他自然而然就把稱謂改了。對弟弟也是,他每次從學校回來...的第一句話永遠都是弟弟呢?團兒呢?然后,倆人先膩歪一陣子。其實他自己有對世界觀認知,的能力,和對事物...的推斷能力,哦,原來我們是一家人。”

“這個小子鬼靈精啊!”這是節目中王江月提起小兒子團團時,許亞軍-的一句話評價。

這也是有例證,的,就好比說許亞軍不開心時,小兒子會這么開導他:“爸爸,我知道你今天不高興,然則你可以把它忘記啊!你為什么一定要都記著它呢?你想象家里-的剩飯剩菜,在地下挖一個坑,把它倒進去,埋上就沒有了,你也把不高興-的事情,挖個坑,倒進去,埋上,就忘了啊。”

就那一刻,許亞軍心里邊突然一驚,一個六七歲-的孩子,比他還會包涵生活。

對現在-的許亞軍來說,最幸福...的場景當然就是跟孩子、太太在一起。“每天早上起來,我自己先洗漱一下,然后拿著我那小藍牙音箱,調好頭天給他們準備好-的音樂,不消鬧鐘叫他,就用音樂,過去給他倒上水,他起床、穿衣服、刷牙洗臉,都是在音樂中間進行,有時候我給他跳舞,有時候我太太給他跳,有時候我們倆一塊兒跳,這一天-的開始對孩子對我們就是充斥陽光和溫馨-的。”節目中,他熱情分享著自己-的幸福。

戲里,許亞軍歷經各種情感曲折,生活中,他也有過分歧...的婚姻經歷,提及婚姻感悟,許亞軍很懇切:“夫妻之間沒有矛盾沒有爭吵,那叫胡扯,究竟兩個人都是自力-的個體,所以,最重要-的就是包涵,包涵你...的妻子,包涵你-的丈夫,愛他們,的優點,也愛他們...的缺點,這實際上是需要一個強大,的愛來支撐,的。”

對于過去分分合合,的情感經歷,許亞軍告訴王江月,也早就能客觀看待,分手...的第二天,就能把過去所有-的不快都忘記,留下...的只是美好。

“你跟她生氣,是因為你們還有婚姻,的存續關系,而一旦分手,你為什么還要因為是夫妻,的事情生對方,的氣呢?”

雖然經歷了幾次情感曲折,但許亞軍仍覺得自己是幸運-的。“也許有些話說著不合適,但事實就是有些人也許這一生只結了一次婚,然則他有各種各樣,的男人,或者有各種各樣,的女人,那你能說他很忠貞嗎,而我生活中就這幾個女人,我都希望給她們一個美好、一份真誠。”

主持人王江月采訪手記

跟許亞軍是老朋友,這期節目是在《人民-的名義》播出前錄制,的,其時看到《人民...的名義》-的預告片就預感到這個戲“紛歧般”。

于是發微信給許亞軍,問他最近有空嗎?剛好他說最近這段時間都在家,但馬上就要去大連拍戲。我說除了訪談,也想跟拍下他工作和生活...的狀態。

于是,錄制時間就定在了許亞軍為新戲試裝...的那天。

上午11點,他準時來到工體附近一家造型工作室。剪發,試服裝,化妝……

他接下來拍...的又是一部生活劇,叫《小重逢》。這個戲是在大連拍,這讓許亞軍很雀躍,因為大連是他跟高爾夫結緣-的處所。其時是拍一個戲,有一個打高爾夫,的橋段,于是開始學打高爾夫,沒想到這一學就愛上了,現在已經打了13年。

早就知道許亞軍高爾夫打得好,還沒有現場看過。這一次,終于可以一睹他打球-的風采。

下午2點,跟許亞軍驅車趕往市郊...的凈山湖高爾夫俱樂部。車上閑聊,他說雖然是北京人,但對北京近些年一些時尚坐標...的處所都不太知道,也很少去。不拍戲...的時候就家和高爾夫球場兩點一線,所以對北京包含全國,的高爾夫球場轂下兒清。

到了球場,他換上打球...的裝扮,跟《人民...的名義》中,的祁同偉一樣,最顯眼...的就是那條綠色-的褲子。

哈哈,看來戲里穿...的是私服。他說生活中很少穿這樣-的顏色,但球場穿得何等艷麗都不違和。

春暖花開,置身球場。許亞軍深吸一口氣,這是他熟悉也是他熱愛-的氛圍。這樣開闊-的視野和自然景色,讓他心曠神怡。

打起球來,許亞軍非常專注。他說打高爾夫對修身養性很有贊助,讓心態更淡定自在,“剛打球時會比擬急躁,有時打欠好會跟自己置氣,現在打了十多年球了,心態越來越平穩了。”讓他印象最深,的是剛學打高爾夫時,教練告訴他...的一句話:“想把球學好,就要先學會做人”。

打到果嶺時,看到有其他,的球友也打過來,他主動提醒節目組-的人退到一邊,給對方騰出視野-的空間,同時率領人人鼓掌。他說這是一種尊重,也是一種禮儀。

他-的視線看向遠處,從側面端詳他,輪廓分明,雖然不乏歲月-的痕跡,但仍透著“伯爵”-的俊朗,只是眉宇間-的桀驁柔和許多。

“你看果嶺上邊有一個旗子,有一次我在一個球場打球,還有一百多碼到果嶺-的時候,正好沖著西邊,金色-的太陽,就在果嶺,的那個旗子-的邊上,美麗極了。其時就覺得這么美麗...的景致,一定要停下來靜靜地觀賞和享受。那一刻,會覺得所有,的疲乏和懊惱都不存在了。”

而說著這一番話,的許亞軍也是一種特其余景致。

總覺得,這階段...的他用帥來形容,有些外面。這應該是一種歷經歲月歷練和時光打磨-的,男人...的質感和魅力。

許亞軍:《人民的名義》讓我經歷了另外一個人生的關鍵內容:許亞軍,人民的名義,星月私房話,許多,張豐毅,陸毅,守婚如玉,李春天的春天,大好時光,太太萬歲,閆妮,空鏡子,一年又一年,宋丹丹,尋找回來的世界,蔡國慶,何晴,小重逢,張志堅,女同學,爸爸,游戲,兒子。

評論加載中..

相關影視

電影分類
動作片喜劇片愛情片科幻片恐怖片劇情片戰爭片人文片

電視劇分類
國產劇香港劇臺灣劇韓國劇印泰劇歐美劇海外劇日本劇

動漫分類
動畫片OVA劇場

綜藝分類
綜藝片紀錄片音樂MV體育競技搞笑短片

電影頻道電視劇頻道
綜藝頻道動漫頻道熱播榜

辽宁11选5杀码